这是一部,小而美的英剧。


一百年前,英格兰美丽的田园风光,质朴善良的农民,温暖欢乐的英式幽默,时刻出乎预料的家畜…


去年,乌鸦写过第一季,它浓郁自然的人文情调,让我久久不能抽离。


左等右等,第二季终于来了:《万物生灵 第二季》






英国乡间风景,有多美?


放眼望去,绿草如盖,牛、马、羊悠闲地吃草。成片成片的嫩绿,幽幽白云,这里恬静淡然。


一条羊肠小道,在高低不平的小山丘上盘旋蜿蜒。


风景如画,心旷神怡,在这里工作生活的人,肯定很幸福吧?



如果兽医詹姆斯听到这话,他肯定悄悄翻个白眼,不说话。


这天,詹姆斯遇到了相当棘手的情况。


农夫家的羊,突然集体“躺尸”,生死不明。



詹姆斯和老板法西格,赶紧跑进羊圈,给这些羊“号脉”…


据农夫描述,一条邻居家的狗下午跑进了羊圈,追着羊跑了好几圈,之后全部羊咩咩都像死了一样,躺在地上,一动不动。



没有伤口,还有呼吸急促,两位兽医一番诊断后,得出结论:这些羊受到突发性的劳累,缺钙了…



更糟糕的是,其中有一头马上就要分娩的母羊,因此流产,小羊羔生下来就死了。




在这落后偏僻的农村里,有最为朴素的生存之道:一命还一命。



这意味着,狗狗会被说一不二的主人,实施安乐死。



可是,狗狗又何错之有呢?


它没有受过训练,只是见到它不认识的生物,兴奋地大叫而已。


真的没有其他道歉的办法了吗?


一条可爱的狗,只能被粗暴的结束生命吗?






《万物生灵》两季作品,第一季豆瓣评分9.3,第二季连涨0.3,达到了惊人的9.6分。


大抵,英格兰的田园自然风光,千奇百怪的动物状况,窘迫又善良的英格兰绅士们,这些汇总成“治愈”二字。


让我们饱受城市重重污染的内心,有了清洗污垢的机会吧。



《万物生灵》系列改编自英国作家吉米·哈利的自传体小说《万物既伟大又渺小》。


悠悠姐看完第一季后,迫不及待买了原著,细读完,竟然有些恍惚。


书里的场景和电视剧中的情节,巧妙的融合成了一体,加倍的温暖,充斥着整个胸膛。


《万物既伟大又渺小》书籍封面


这里,有爆笑的为母猪做手术。


你很难想象,为何一头叫“小黄花”的猪,会长得如此瘆人。


发黄的牙齿、雄壮的身躯、暴躁的脾气,它吐一口气,都能熏晕你。


经验再丰富的兽医,看见这头“野兽”也要打退堂鼓。



“小黄花”脑袋顶上长了一个疖子,红肿肉眼可见。


事实上,兽医只需要用刀把疖子破开就行。


然而,不等兽医靠近,“小黄花”一个猛冲,兽医吓得转头就跑,摔出了猪栏…



这里,有人性最温暖的诠释。


那条误闯羊圈的狗,闯了大祸,按照村里的规矩,它必须被处死。


兽医詹姆斯,奔走在两家之间,进行调解。


顶着被老板炒鱿鱼的压力,主动训练狗狗,让它习惯羊群,保持安静。



他这么做不会得到任何酬劳,相反因此惹上了很多麻烦。


可一条健康的生命,明明被训练就能变好,怎么可以被草率了结?



这里,还有人与动物强烈的情感羁绊。


镇子上独居的老妇人,双目失明多年,唯一陪伴她度过孤独时光的,是一只不会开口鸣叫的鹦鹉。


也许是鹦鹉年迈,大限将至。



本只想给鹦鹉修一下喙,没想到兽医的手刚刚伸进笼子,那只叫“皮特”的鹦鹉,就一命呜呼了。


怎么办?实话实说嘛?


那是一只普通的鸟,那也是一位双目失明的老人,唯一的情感慰藉呀。


不忍心。


法西格兽医诊所的人,联合起来演了一出偷梁换柱的大戏。



年迈的老奶奶,拜访诊所,听见那只花色不同、会啼叫的鹦鹉,心满意足地回了家。



网友说:挽救狗狗是对生命的怜惜与尊重,替换鹦鹉则是对老妇人生命的体贴。这是超越社会层面的大善,更是人性的光芒。



兽医琐碎的行医日常,也许很多举动并没有经过太多思考,仅仅是跟随内心的想法。


它们不是什么感天动地,让你热泪盈眶的举动,却像身披寒霜已久的旅人,喝到恰到好处的温开水,暖意袭来,通体舒畅。


难产的母羊,终于生下小羊。母羊轻轻地舔它的宝贝,不消几分钟,小羊羔开始尝试站立。




目睹新生命的分娩,无论看过多少次,那一刻的感动都不会减少一分。


书中,吉米·哈利用他饱满深情的笔触写道:这一幕是我所最爱的,这小小的奇迹!我觉得不管我看过多少次了,这一幕还是照旧感动我。


小羊羔在母羊身边,乖巧地吮吸乳汁,主人一脸幸福的微笑;闯祸的狗狗学会了与羊群相处,不用被安乐死,小女孩开心地抱着它,亲了又亲…


似乎,看到这一幕幕,“岁月静好”就有了切实的画面。



原著腰封的小角落里,有一句这样的话,评价作者吉米·哈利:谦卑、温和、乐观、悲悯。一个把心低到尘土,却始终在仰望星空的人。


作者:吉米·哈利


在他的笔下,你能看到最底层的人,闪烁的人性光辉。


穷困潦倒的男人,唯一陪伴他的狗,身患癌症。


回天乏术的吉米,建议立刻实施安乐死,让狗狗早点摆脱痛苦,安详死去。


那男人静默了许久,跪在浑身抽搐的狗身边,轻轻地抚摸它。


没人知道,他在想什么,也许道歉、也许感恩、也许是最后的告别。



一个贫穷的男人,和他死去的狗。


两种不同的生命,相依为伴,一条狗生命的重量,堪比挚爱。


此情此景,说任何话,都是那么无力。



关于生命,关于热爱。


这个英格兰的小乡村,农夫为生计忙碌,兽医穿梭其中,用他的善良和专业,给予牲畜的生命同等的尊重。


那闪耀着人性的善意,那朴素温暖的生活情调,不论过了多久,都值得我们动容。